致援汉医疗队的感谢信:武汉人民有了你们才有今天


“重症监护室快要爆炸了,”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外科医生得知一半特护人员感染后,自愿申请到前线去;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一名医生感慨,她每天都会经过一位病情危重、插管中的同事,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;纽约市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描述,这里就是“一个病毒培养皿”,有200多名医院工作者被感染;“我觉得我们都是被送进了屠宰场,”布朗克斯区雅克比医疗中心护士托马斯·莱利说道。

他振聋发聩地指出“如果沾沾自喜而不积极采取遏制、缓解措施,确诊数可能大幅上升,甚至达到百万级数”,且警告“疫情不会因夏季到来而自动结束”。

可一旦这枚“定海神针”突然离开了特朗普呢?

当地时间3月31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持人海默采访时表示,自己和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(NIAID)主任福奇“相处融洽”,并称赞对方“工作出色”“是个好人”。

尽管医护人员仍然日复一日地坚守在人满为患的急救室,但他们表示能窥见自己面临的风险,西班牙确诊病例中有近14%是医护人员。

这种露骨的、非学术性的攻讦,也引发了另一些美国人的不满。

极右翼的泼污和特朗普的摇摆

自里根时代以来,他不断就联邦政府如何调整公共防疫政策献计献策。

文章期待特朗普“您必须大声地告诉所有人,福奇他们的意见不是骗局,不是针对特朗普的阴谋”。

许多关注新冠肺炎疫情的美国人,因此“松了一口气”。